淮南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纵横九世 第二百九十八章:暴露了(补二)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5:36 编辑:笔名

纵横九世 第二百九十八章:暴露了(补二)

当空掉落的天旭,没有一丝的生机,不省人事,而长平尊者一副萎靡的样子,空洞的双眼,没有一丝的神采,死死的盯着文昊,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文昊却淡然的看了他一眼,自擂台走了下来。

凌剑部的士兵连忙将大都督天旭抬走,场中嘈杂一片,凌飞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只是依旧震惊在三人大战中,这场大战对于凌飞来説,受益匪浅,天元境对空间领悟让凌飞彻彻底底心动。

文昊缓步走来,对凌飞道:“小子,你惹下这么大的事,想想该怎么报答我。”话毕,径直要离开,猛然自擂台之上,传出了长平尊者的声音。

“文昊,你果然是个人物,配作一代枭雄,今rì我使出了浑身解数

纵横九世  第二百九十八章:暴露了(补二)

,相信天旭都督也是,两位天元境后期的武者,竟然还是无法阻挡你一个刚刚晋升的天元境后期,我们身上的问题太严重,也同样,你的天赋确确实实让我们折服,既然输了,百花楼的去留,悉听尊便,顺便声明,百花楼不会介入凌剑部和煞斩部的纷争中。”长平尊者一口气将自己想表达的説了出来。

文昊缓缓扭过头来,在其他人看来,文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有心人会发现,突破之时那黑发浓密的中年人,又恢复了往rì的苍老形象,就证明了文昊在战斗中,确确实实收了严重的伤,文昊对长平尊者笑了笑:“长平,在落神关中。相信你也清楚,我根本没有能力将百花楼驱逐出去,况且,出去部下的争执之外,并无什么恩怨,百花楼去留自行决定,既然你已经説明了立场,那还是我煞斩部的朋友。”

在之前的战斗中,文昊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强大,今后煞斩部在落神关可以説是占主导。就没有必要再搞僵关系。百花楼的强大让文昊心中还是有些忌惮,百花楼并非只有看到这般,其强横程度绝对不亚于一个超级势力。

这番话,可以説是给了长平尊者一个台阶。若是文昊坚持让百花楼搬离落神关。长平尊者碍于面子也会搬离。但是就会彻底的得罪,那样太不值得,长平尊者面è略微的有些缓和。气的道:“既然如此,那就谢过都督的大人大量,部下的纠纷,小打小闹,就此揭过如何?”

“如此甚好。”文昊diǎn头,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凌飞,凌飞连忙低下头去,此时凤灵心中无比的委屈,明明每次是凌飞挑衅在先,理亏的好像是自己,心中极度不满,却不敢説,也低下头去。

文昊和长平尊者哈哈大笑,就此别过,凌剑部彻彻底底的乱了,天旭生死未卜,所有人担忧无比,床榻之上,天旭面è煞白,身体却泛着异样血红之è,微弱的呼吸仿佛随时会停止,凌剑部的小都督,都统们守在一旁。

“噗!!!”

猛然天旭一口鲜血喷出,在空中形成一道血雾,渐渐的天旭的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众人这才安下心来,若是凌剑部大都督在落神关死亡,这简直无法交代,到时候事情摆在桌案之上,前因后果只是因为百花楼的一名舞女,这简直就是一大笑料。

伴随着天旭平复下来,这一切顾虑都被打消,众人长舒一口气,天旭此时双眼豁然睁开,大吼道:“不可能,不可能,文昊突破了,文昊竟然打败了和长平尊者联合的我,血苍穹!”怒吼声让其他人不敢靠近天旭。

许久,天旭安静了下来,这次天旭彻彻底底的被打击了,他开始考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考虑到今后的地位,忍不住有些怒意,想到处处与自己作对的凌飞,拳头紧握的天旭,咬牙切齿的道:“小畜生,我一定会杀了你,文昊,咱们走着瞧。”

落神关又恢复了往昔的宁静,城中茶肆,酒馆,甚至是百花楼中,都在讨论关于三位天元境高手的对战,对于普通的士兵来説,这种战斗,很难见到,让修炼者津津乐道的表示在这场战斗中的感悟,凌飞在战斗中领悟了许多,説不出是什么,在作战经验方面,战斗技巧,都有了很大的领悟。

大帐中,凌飞恭敬的立于文昊面前,文昊带着玩味的笑容道:“小子,该説説了,如何报答我?你捅的这个篓子可不小,我也受了不小的伤。”

凌飞心中一惊,连忙道:“凌天定当全心全意为都督效力,肝脑涂地,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文昊冷笑,冷哼道:“呵呵,小子,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説,你是谁?来参军目的?”

“啊?都督你在説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凌飞强作整定,之前凌飞以为在天元镜手中,也有逃脱的能力,但是在见识到三人大战中的领域,空间,凌飞不再自信,自己的领域,自己的空间,自己就是主宰,就算有紫金之翼,也无法逃脱,因为再飞也依旧在他们的领域之中。

文昊心中觉得可笑,事到如今,凌飞还在强作镇定的装,喝道:“我看,装的人应该是你,不是人家凤灵姑娘?”

凌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彻彻底底的相信暴露了,低下了头去。

“説!”文昊气势一变,没有之前那么慈祥,一股压迫感席卷而来,凌飞额头渗出了汗水,强大的威压,让凌飞产生不出一丝的反抗心理。

“你想知道什么?”事到如今,凌飞也只能坦白,再説,自己在这大陆,除了云dǐng天宫有冲突,杀了几位凌剑阁的核心弟子之外,并没有什么事情。

“姓名,来历,为什么要混入军队中。”文昊冷冰冰的説道。

“凌飞,来自炎阳城的辰云门,混入军队中,想借此机会磨练,外出闯荡。”凌飞老实的回答,文昊肯定调查过自己的资料,不然凭借凌飞的记忆,不会有什么破绽。

“嗯?辰云门?混入我煞斩部有什么目的,那么多的军队,为什么偏偏选中我煞斩部?据我所知,炎阳城离东南边境足足跨越了数个边境。”文昊jǐng惕ìng十足。

凌飞哭丧着脸道:“我是外出历练的,得知边境的战争,就决定磨练一番,选择进入煞斩阁的原因很简单,我之前在过古林的时候,凌剑阁的弟子企图欺负一位姑娘,我救下了那位姑娘,杀了那些凌剑阁的弟子,我总不能再加入凌剑部。”

文昊diǎn了diǎn头,还是觉得有些缺漏,皱着眉,努力的考着,喃喃道:“不对,还差diǎn什么?对了,那你为什么要来这处边境?”

“果然瞒不住你,我在辰云门的时候,得罪了我们那里的云dǐng宗的一位弟子,那名弟子有位弟子在云dǐng天宫做核心弟子,所以我想借此接触接触云dǐng天宫。”凌飞将自己的所有事情和盘托出,在天元境手下,不老老实实的回答,下场肯定很惨。

宁夏治疗白癜风医院
银川白斑疯医院
银川白癜病医院
银川白癜风
银川白癜风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