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民营书店正在退场

发布时间:2019-10-13 06:47:07 编辑:笔名

  民营书店,正在退场

  7月28日,杭州铁驴书社的一纸关门通知中断了它“诗意栖居”的梦想,再次触动了人们的神经。

  杭州文二西路紫桂花园的铁驴书社,今天已大门紧锁,这个曾名噪一时的小书店,只留下一个“好书荐读”的空橱窗还在约摸提示着什么。门口被三两盆人造盆景阻塞住——障碍重重的道路上,民营书店该往何处走?

  关门

  新一轮传统书店倒闭潮,正以一种令人沮丧的速度在全球蔓延。

  7月22日起,美国连锁书店Borders开始关闭旗下的399家店面。Borders曾是美国第二大传统图书零售商,有着40年历史,一度被认为是全美最佳书店,巅峰时期销售额更曾达到40亿美元。

  同时,美国最大书商巴诺书店的生存问题也暗涌流动,其华尔街股票迅速贬值。早在2010年的前3个月,巴诺就损失了3200万美元。着名的英国水石书店曾宣布2009年至2010财年利润同比下滑70%,在这一财年中该书店还经历了图书集中订货系统出现故障、削减650名员工等一系列问题,备受打击。

  国内书店的境遇也不容乐观。

  就在这周,上海的文化地标之一季风书店由于租金问题一年内关了来福士店等四家门店;而上月底,北京最着名的人文学术书店风入松已宣布停业;广州的联合书店开张一年停业;杭州的真友、铁驴也在近一两个月内纷纷关门……

  越来越多的传统书店没能逃过相同的结局。

  “可能就是这一两年时间,民营书店会死得很多。由于电子商务的发展,一线、二线城市的书店会死得非常快。” 风入松书店创办者王炜曾经的助手周博说,“现在实体书店的版图逐步被上书店和数字出版物吞噬。”

  混乱

  “造成风入松停业的原因可能会很多,比如人力成本上升、房租上涨等,但根本因素可能还是这些年络书店掀起的图书售价的持续恶性竞争,尤其是今年愈演愈烈的络商城之间超出竞争范畴的恶意倾销,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广东学而优书店总经理陈定方如是说。

  虽然房租是风入松书店停业搬迁的直接原因,但电子商务的冲击是无法回避的关键因素。今年年初京东商城涉足上售书业务,与当当、卓越两家市场先入者打了一场“昏天黑地”的价格战。

  周博谈到今年的价格战,有些无奈,“今年导致书店死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电子商务的血拼,整个产业的价格体系已经完全崩溃。”

  季风书园董事长严搏非将民营书店的生存环境称为“一个完全丛林的环境”:“京东这样的大资本的进攻完全不顾规则,它对这个行业无所谓,行业的摧毁和它也没有关系,它要的是客户,一个小小的书店在这种环境中生存当然很困难。”

  混乱的市场环境考验相关部门的作为:一方面,缺少价格立法约束,上书店发动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另一方面,对民营书店缺少必要的支持。同为实体书店,“国字号”们通常拥有土地的产权,没有房租的压力,同时享有税收上的优惠,再加上发行教材教辅的利润,虽然也受到电商冲击,但总要强过民营书店。

  不过,虽然外部环境不甚乐观,严搏非认为,对于风入松这样一个具体的书店而言,还要考量其自身的经营。“王炜去世后,风入松的经营管理已经很艰难了,结账缓慢,在书的特色以及经营管理上没有特别新的举措。”民营出版人贺雄飞说。

  拯救

  每一次当一家有个性、有特色的民营书店陷入困境,哀悼以及各种“保卫”的声音就会在读者中蔓延。

  七月,拯救风入松的声音不断在发酵。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在微博上表示了伸手援助这家品牌书店的意愿:“……挽救风入松行动,不是行政手段,也不必是情感因素,出于对这家店品牌的信心,可以从商业角度出发,通过注资、收购等手段,把它经营下去。”

  “有人希望保卫书店,实际上,他保卫的是一种价值。我们认为,文化的多元存在是一种好的状态,就要设法使这种价值保存下去。”在严搏非看来,保卫书店,是人们对文化多样性、丰富性的价值观的认同,回归到根本,是人们在努力追求美好的生活。“我认为逛书店是很多人所喜爱的一种生活方式,书店的消亡,意味着我们将毁掉我们所喜爱的生活方式。”

  事实上,在缅怀这些小书店的人中,有很多人只是偶尔光顾过,而完全没有到访经历的也不在少数,但诸如晓风之于杭州、风入松之于北京、季风之于上海,这些,都确实在他们脑海中是一个清晰的存在。

  “其实我有很多年没去过铁驴了。后来离开杭州走过很多地方,晓风、枫林晚、书林、铁驴都是作为杭州的文化地标印在我的脑海里,是我怀念杭州的重要理由”。看到书林、铁驴纷纷关门,有友在豆瓣上这样感慨。

  晓风书屋的会员李汀每个周末都会去店里坐坐,喝杯咖啡看看书,“这是新华书店和站所没有的文化氛围,而且,阅读和购买习惯让我们还是喜欢到实体书店挑挑拣拣、闻到书香的味道。”

  “如果将上书店比作流水作业的大工厂,那些有特色的独立书店就是精雕细琢的手工作坊;在大工厂里,读者完成的是千篇一律的快速消费,在手工作坊里,读者消费的方式、品种会因不同书店的气质而有所差异。”青年评论家夏烈说,“上书店与实体书店相比,价格低、省时方便,但客户体验是软肋。”

  安静的斗室、讲究的音乐和灯光、熟客与老板间轻声的问候,固定的座位,还有墙上隔架间满满的书籍——小书店是属于小众的,它们小得有板有眼,有风有格。但是它们总是悄悄地存在,又悄悄地消失,成都作家阿来一篇“小书店祭文”写出了小书店所带走的美丽,留下的,是阿来和一众小书店迷旷日持久的哀愁。

排球
机械泵
家居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