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阿蒙 第五十章 红潮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7:20 编辑:笔名

阿蒙 第五十章 红潮

十个少年慢慢向姬歌聚来,面色冷然,杀意顿生,姬歌仿佛能感觉到那一道道凛冽目光下的刀子。

姬歌并没有试图费口舌去拖延时间,以取得可怜的片刻去积攒气力,他的伤势毕竟太重了,右肩软塌塌的,失去了知觉,提不起一丝力气。

今日,他心里隐隐清楚,自己或许就要死在这无人的潭谷之中,埋身于漠漠黄土!

姬歌挺直了身子,有些抑制不住的摇晃,因为失血过多,眼前一黑,许久才变得清晰起来。

“哼哼,姬歌,我早就说过,你逃不掉的!”乌迪冷嘲,他以俯瞰的姿态看着姬歌,想起在古堡中的种种,杀机愈加浓烈起来。

“来到那个鬼地方的第一天起,我就把自己身上所有柔软的东西全都刮掉了,对自己发誓,从今往后,若有人敢惹我,触我分毫,我便要他死!”

“你当日逆我意在先,又害我受耳光之耻,我恨不得生食你血肉!”

一句句森冷的话语从他的嘴唇中吐出,那野兽般吃人不吐骨头的目光让人打心底发麻,连他旁边的斐吉也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心里暗自决定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惹这个狠辣的光头。

斐吉走上前,望着姬歌脸色苍白的样子,仔细察看了下姬歌的眼神,发现并无异常之处,压下对他的深深忌惮,嘴角微扬,带着一丝得意:“哟,姬歌你不是厉害吗,啊?哈哈,你之前不是杀了一个叫什么?哦,诺拉斯的傻大块头吗?就不把小爷放在眼里是吧,你再横一个给我看看啊!哈哈……”

姬歌淡淡看了他一眼,心中出奇的平静,一个人若是本就带着恶意去看另一个人,那眼中自然也只有恶意,姬歌的漠然在斐吉极度扭曲的自尊心看来是一种让他难以忍受的藐视。

他放下按在伤口的手,鲜血从掌中滑落,滴在尘土中,染凝成暗红的颜色,一如头顶上的暮光。

姬歌身影闪烁,仿佛下一刻就能直取他们中的一人,可就在他看到了远方一幕之时猝然一顿,竟不知是为何生生停了下来。

有少年忍不住,冷哼一声,脚步重重踏下,冲上前来,挥着黑气包裹的拳头用力砸向姬歌的脸庞。

姬歌脸色一沉,心念到处黑气流转全身,一股充盈的感觉立即涌上心头,左脚前踏,抓住少年的胳膊,身子微蹲,一个背摔将少年狠狠扔到了潭中,“哗啦”溅起一大片水花,把姬歌半个身子都打湿了。

牵动到了伤处,姬歌嘴角微扯,咬牙将痛楚强行忍住,脸上不露一丝异色。

其余的少年们逼向姬歌,摩拳擦掌,但谁都没有先动手,他们都明白现在的姬歌如一只亡命的恶兽,眼中隐有疯狂之意,是在拿性命做最后的反扑,除了刚才的莽货,谁也不傻,愿意在此时首当其冲和他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毕竟又不是自己和他有仇怨,况且之前战刺鳞时,姬歌的狠辣手段都给他们心里留下了很大的冲击。

乌迪也没有急着动手,眼中充满了戏谑之色,就像是一个猎人,在俯视着猎物在陷阱中可笑的垂死挣扎。

“啊啊啊!你……你!!”那少年从潭中挣扎着站起,浑身都湿漉漉的,发梢上还有水珠滴下,他吐出嘴里灌进去的水,歇斯底里地指着姬歌愤怒尖叫起来,但猛地眼睛遥遥眺望到天际蓦然有一股红潮袭来,顿时嘴巴大张,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

“那……那是什么?!!”

“嗯?有什么东西?”原本少年们还幸灾乐祸的看看热闹,听到他突然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疑惑地互相看了一眼,嘴里念叨着,懒洋洋地转身向背后望去。

乌迪紧紧皱着眉头,他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用阴冷的目光狠狠盯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姬歌,也朝背后让那少年惊呆的东西看去。

“这!这……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虫潮,这是虫潮!!荒原传说里最可怕的噩梦,它们,它们朝我们这边爬过来了!!”

“完了完了,一旦这些虫子过来,我们,我们都得死!”

遥远的天地交合处,滚滚的虫潮密密麻麻汇成一条浩荡的赤红色洪水向这里蔓延了过来,“沙沙”的摩挲声让人头皮发麻,所过之处,生灵灭绝,触目惊心连骨架都没有剩下,那些还未来得及离开的狩猎队都在恐惧中被虫潮席卷而过,化为了虚无。

所有的少年都惊恐万分,目眦欲裂,有的甚至语无伦次地惨嚎起来

,眼中都是骇然之色,他们都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谁都不想在这里死去,变成这些可怖的虫子排泄出的粪便。

在死亡的莫大恐惧面前,他们都没有心思再去为难姬歌,姬歌艰难咳了几声,缓缓走到众少年前,眯着眼睛望着那令人从心底深深绝望的一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些都是赤蝎,荒原中最常见的小虫子,姬歌甚至还听老妪的话在极饿之时囫囵吞吃了几只,可这是这样渺小的生灵,亿万只汇聚在一起,竟是如此的震撼,如滔天的死亡潮水从冥河中滚滚而出。

这些弱小到可怜的赤蝎不知道变成现在的样子,像发了疯一般争先恐后地向前挤着,将一切阻碍之物都撕咬吞噬地一干二净。红意盈野,铺天盖地而来,大地疮痍,满目皆是密密麻麻的赤蝎,疯狂席卷而过,倒下的森白骸骨空洞的眼眶望着天空,这是一种最深沉的恐惧,宛如真实的炼狱,

姬歌他们为之战栗,可他们却不知道早在刺鳞发狂撞到所有丘柱之时,其内有块大石被撞裂,滚落进碎石堆里,隐约龟裂了一角,但仅仅是出现了几道微不可查的缝隙,却使得这荒原上所有的蝎虫都癫狂了一般,仿佛有股古老的力量在荒原深处蠢蠢欲动,逐渐苏醒过来,让它们不得不前去朝拜。

赤蝎们噬饮过鲜血,连那脆弱的红壳也似乎变得愈加鲜艳起来,这样的狰狞狠狠冲击着少年们的眼球。

在这样的天灾面前,少年们引以为傲的力量是如此的可笑而无力,有少年在恐慌中彻底崩溃了,跪在地上抱头痛哭流涕,面容都抽搐成一块。

“我,我不想死啊啊啊!!!”

乌迪脸色惨白,像被重击了似的脚下退了几步,呆呆望了一眼姬歌,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上前用力攥住姬歌的手臂,近乎疯狂般大吼:“是你,一定是你弄得鬼,快,快把它们都驱走,大不了,大不了,我不杀你就是了!!!”

他双眼发光,艰难挤出一个和善的诡异笑容,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更加温和,哀求道。

“够了!!”姬歌打掉乌迪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紫的手,冷然道:“这是天灾,你以为单凭人力就可以改变的了吗?!”

他的声音如此冰寒刺骨,犹如漫天响彻的赤蝎爬过的“沙沙”的摩擦声,可他的双脚却控制不住的,剧烈地颤抖起来。

苍黄色的莽莽荒原,在这一刹,恍若沦为了血红的炼狱场景,连天空的垂垂暮色也似乎多了几分狰狞。

忽然,砰的一声,从天空一朵霞云内坠落下一个米粒大小的黑色身影,渐渐变大,轰然落在潭畔。

黑色身影穿着让少年们眼熟无比的古堡的黑衣,此刻漠然如冰山的面孔上却是咬牙切齿,眼前的一幕,即使是他,也不禁心里暗自骇然。

“该死的!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虫变,这些恼人的虫子是失心疯了吗!”

少年们还未从突然天空掉下一人的场景中反应过来,但当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黑色之时,仿佛看到了一丝生机,露出喜色刚要说些什么,却被这黑衣人给生硬的怒吼了回去。

“看什么看,见亡灵的虫子,怎么不先把你们都给吞了!真是麻烦透顶!!”

他猛地挥舞了一下右臂,蓦然一股怪风将姬歌等人卷起,如当初第一次下山一般的晕眩之感弥漫心头,姬歌最后一丝意识明白到获救了,便眼前一黑,顿时昏厥了过去。

黑衣人立在万丈高空中,头顶便是化不开的如火暮天,俯首看着荒原上充盈的赤红之色,神色闪烁,眼底还残留着一抹后怕之色,扭头一望仿佛能看见在千里之外上演的同样场景,深吸了一口游离在空气中的腥气,身子化作了一道流光离开了此地,投向黑山上的骷髅巨口中。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怎么治
儿童病毒性发烧要几天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调理